武汉商超恢复向居民个人有序开放
来源:武汉商超恢复向居民个人有序开放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1:49:03


到家之后,住宅所在江北区政府工作人员打电话告知我居家隔离注意事项,并安排了一名中文流利的区政府雇员一日两次联系我记录体温。

到达2号航站楼的时候,离飞机起飞还有两小时,大韩航空柜台没有人排队,值机、过海关、安检,全程畅通无阻。进入候机大厅后,我才发现乘坐这架航班的人并不少,目测大约90%以上是说着韩语的亚洲面孔,各自戴着口罩等候登机。仿佛受到集体无意识的催眠,我也拿出了此前购买的口罩戴上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检疫过程中偶遇的一名英国剑桥大学数学系本科生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等待转运至隔离点的欧洲入境人员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“强化限制区”内的欧洲入境者。

我连忙在排队间隙下载了app,输入电话、姓名、护照号码等信息,认证成功后,跳出了一个“每天自测诊断检查”选项:包括是否发热、咳嗽、咽喉痛及呼吸困难四个项目,如实回答后提交,就完成了当日自我检测。

△ “自我诊断”app界面截图,软件可选择中文显示。

航班延误了半个小时,整舱满员。落座前,我先用湿纸巾把座位扶手、小桌板等所有手部会接触到的地方都擦拭了一遍。除了偶尔解下口罩进食外,所有人几乎全程都佩戴着口罩。

酒店大堂被检疫部门临时征用,我们在工作台领到房卡后就可以直接回房休息。我被分配到的房间约为商务房,设施配置齐全,作为暂时落脚的隔离房完全够用。

经审理查明,2009年至2018年下半年,被告人高守洪利用担任茅台股份公司总经理助理,茅台对外投资公司总经理,茅台集团公司党委委员、副总经理,茅台高新置业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的职务便利,为他人在工程承揽、工程款拨付、地产项目合作、物资供应等方面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他人财物,数额特别巨大。